10296_980x150.jpg

HK GOLFER MAGAZINE is published by the Hong Kong Golf Association and produced by Design Circles Limited. The HKGA was formed in 1968 with a mission to govern, promote and grow golf in Hong Kong.  Responsibilities include Hong Kong national teams; junior and elite player development; grassroots initiatives; a centralised handicapping service for 15,000+ subscribers; and the running of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golfing events in Hong Kong – including more than 30 amateur tournaments each year plus the Hong Kong Open, the city’s oldest professional sporting event.

ORDERING FROM ADVERTISERS: Advertisers warrant and represent that the descriptions of the products or services advertised are true in all respects. HK Golfer magazine assumes no responsibility for claims made by advertisers. HK Golfer magazine, its officers, directors, employees or agents make no recommendations as to the purchase or sale of any product, service or item. All views expressed in all articles are those of the authors and are not necessarily those of HK Golfer magazine. All content contained within this magazine is the sole property of HK Golfer magazine and may not be reproduced in any manner whatsoever without authorisation. © Copyright 2019 HK Golfer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梁稀嵐的高球夢

訪問:陳卓倫 / 照片:Zachery Yu

前港隊成員梁稀嵐在一月中舉行的中國女子巡迴賽資格賽並列第 9 名,成功獲得今年的參賽資格後,旋即飛往首爾參加韓國運動真人騷 Cinderella Story of KLPGA 的拍擇工作。HK Golfer 把握機會,與她暢談新人球季的寄望及參加電視節目製作的經驗。

HK Golfer: HKG 梁稀嵐: IL

 

HKG: 先談一下那個電視節目吧!

IL: 那是韓國版的 The Big Break,即是美國 Golf Channel 製作的同名真人騷——形式非常類似,參賽者一起進行一系列的高球技術挑戰,每次會淘汰表現最差者,最後冠軍會獲得參加職業巡迴賽事的外卡資格。

我是 12 名參賽者之一,全部都是亞洲區內的女子職業球手,競逐兩個女子韓巡賽外卡資格,每張外卡可在今季參加 10 場職業賽事。節目玩的基本上都是 The Big Break 的著名遊戲,例如是打爆玻璃、鬥遠距離、比洞賽之類。頭三日在首爾的天堂市酒店拍攝,之後到 TPC 吉隆坡玻場拍攝比賽部分。 

 

HKG: 你最後有成為贏家嗎?

IL: 礙於合約條款,我不能在節目啟播前透露細節,你自己看吧!坦白說,我只是一名高球手,對成為電視名星興趣不大,我其實很怕在電視上看到自己!不過參與這個節目利多於弊,去年七月我打過韓巡資格賽,以第 15 名晉級次階段,但因為與台巡資格賽撞期,我就沒有繼續。當時碰到這個節目的製作組成員,他們問我有否興趣參賽,我就爽快答應,畢竟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呀。

 

HKG: 香港球友可如何觀看到節目呢?

IL: 我知道節目總共有 10 集,三月在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汶萊、台灣及中國的 Golf Channel 首播直至四月,另外也可在 Astro Supersport 頻道收看。

 

HKG: 說回高爾夫球吧,你認為女子中巡賽的水平如何?

IL: 中巡賽比美巡賽仍有一段距離,但要成功獲得參賽資格,我仍然要打出個人高水準。資格賽要打三輪,我在頭兩輪連一隻小鳥也捉不到呀!決賽輪開始前我總成續為高標準 7 桿,結果我最後當天拿下 5 隻小鳥,以低兩桿完成,最後並列第 9 拿下全卡。

 

HKG: 當時你心裡在想什麼呢?如何激勵自己收復失地?

IL: 其賽我自青少年時期已經有脾氣不好的老毛病,如果開局不順打不出低桿數,我就沒有耐性和心機去收復失地,我想這是大部分球手的弊病吧——不懂得接受失敗。前港隊教練 Jonathan Wallett 去年教曉我調整心態,打得不好並非世界末日呀。對職業球手來說,每一桿也關乎獎金甚至是財務資助或贊助金額,但發脾氣更無補於事。我發現自己在心態上是成熟了,尤其是經歷過在中巡資格賽獲得全卡後。

HKG: 你認為自己的技術強項在那裡?

IL: 我的長桿打得不錯,一號木一般都很穩定,擊球距離在中巡屬於平均吧。我一星期到健身房 3 次,自大學時期已養成此習慣。我練習時比較集中於短桿技術,尤其是切桿。我過往推桿很差,最近兩年慢慢改過來,我要感謝 Jon 的,我在大學時期從未有過短桿教練,原來以前我推桿路徑都是 Out to out,是 Jon 幫我改成 In to in。

 

HKG: 眾所周知,在香港要當職業球手非常困難,有那些資助讓你可下定決心開始?

IL: 我在去年 11 月正式轉打職業,非常感謝香港哥爾夫球會的 Ian Gardner 及 Dean Nelson,他們非常慷慨地讓我在大學畢業後繼續在粉嶺球場練習。

 

我剛正式成為清水灣高爾夫球及鄉村俱樂部的高球大使,他們會資助我繼續以職業球手身份追夢,我很感謝高球會長 Mark Chan 及總經理 Peter Downie 對我投下信心一票。能夠以大使身份代表清水灣高爾夫球及鄉村俱樂部更是一份莫大榮幸,非常感謝他們給予此機會並在我的職業生涯起步階段給予支持。

 

香港體育學院也有為香港的高球手提供運動資助,我去年在世界大學生高爾夫球錦標賽(代表香港女子隊獲第 4 名)及亞運會(個人賽第 15 名)均有原俗成績,因此有資格申請體院的資助。我想藉此機會多謝香港高總 CEO 賴以尊先生,因為他與體院的良好關係,令包括我在內不少高球手都能夠獲得體院的資助。

 

HKG: 你對於 2019 年球季有何寄望?

IL: 我今個月會到台灣打比賽,由於我是新人,必須在中巡賽上盡快爭取高排名,才能在一些大賽獲得參賽資格。我也有計劃嘗試去打美巡資格賽,首兩個階段會在八月尾及十月中舉行,最後階段是十月尾至十一月初連續兩星期的馬拉松式賽事。

短期目標是在任何一個女子巡迴賽些獲得全卡資格。我小時候曾經和 Tiff(陳芷澄)一起打過球,一向都視她為我的啟蒙對象,我希望自己能夠去到她的高度,我相信自己有足夠的實力,雖然在技術上仍有需要改善之處。